返回

人晕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chinashenxia.com
     人晕了 (第1/3页)
    

事情讲得差不多了,安阳才从青橙怀里起身,看着青橙的眼睛,无比郑重地说道:“我会保护你的,我以我的生命起誓。”

青橙笑着摇头:“没有必要。”

安阳却一再坚持,并忍着痛从头上截下一缕长发,将长发系于青橙手腕上。

“我以我的道心起誓,势必保护青橙的生命安全。如有违背,当天打雷劈,永世不得翻身。”

说完,安阳按着奶奶教的方法施法。

然而一通口诀与手势下来,长发并没有如安阳预期的那样,合拢为一个完好无缺的手环,并消失在青橙手腕上。

安阳以为是自己丢了一根尾巴,导致施法失败,又重复了施法一次,然而还是什么事都没发生。

她有些不信邪,想再次尝试,却被青橙伸手阻拦了。

“我的安公主,你不必试了,问题并非出在你身上,而是出在我身上。”

“你身上?”安阳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随后她才想起刚才青橙说的话,惊叫道:“难道你刚才说的话不是在安慰我,你也真的是妖怪?可是……”

安阳将鼻子凑近青橙身上,仔细的闻了又闻,除了和自己同款的洗衣粉的味道,什么灵力的味道都没有闻出。

她又使出探灵诀,然而还是没有得到任何反馈。

“可是,我从你身上找不到任何妖类的影子。你给我的感觉完完全全是个人类。”

青橙笑着点头,又摇头:“你说的没错。不光你这么觉得。调查局也是这么认为,他们使用了更高层次的侦测手段也没能得出想要的答案。最后还是对我使用了DNA检测的技术,才最终确认了我是个百分之百的纯正人类。”

安阳插话道:“那你怎么说自己是个妖怪?”

“但是他们后来发现,不光是探灵诀之类的法术对我无效,其他的所有法术都对我无效,不管是正面的,还是负面的。”

安阳将身子往后退了退,狐疑地看着青橙:“你是不是在耍我?”

青橙只淡淡笑着与安阳对视,并不答话。

最后安阳败下阵来,好奇问道:“为什么?”

青橙将手腕上系着的头发取下来,还给安阳,说道:“其实不光你想知道为什么,我自己也想知道。还记得我之前跟你们说过的吗?我是真的失忆了。以前的事情我通通不记得了。所以我也不知道我自己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这话让安阳更加吃惊,一边摆弄着自己的头发,一边消化着这个信息。

“这么说,大一时候跟我们说的自我介绍是真的。我们当初还以为你只是不想提及你的过去。而且宿舍另两个人说起来,也是因为这件事,才对你有些小意见。如果你能说清楚,也许我们宿舍会更融洽……”

随后安阳自己都觉得不现实,摇了摇头:“是我想多了,那个时候,调查局还在暗处,国家也没出、台新政策。这就没法跟她们解释。如果现在再解释……算了。现在跟她们解释的话,可能更说不清楚。虽然她们之前挺喜欢看一些仙侠神魔题材的电视剧,但之前调查局真正露面的时候,她们也说过对妖怪的态度是有些……敬谢不敏的。”

“如果真的让她们知道自己和两只妖怪在同一个宿舍生活了将近四年,还闹过不少矛盾,估计得吓坏了。所以……”

青橙接过话:“还是顺其自然吧。事情已经到了现在这个地步,就让该过去的都过去吧。”

安阳点点头。

不管是人还是事物,总的来说都是这样,错过了就是错过了。就像她手里这缕头发,截下来容易,再想接回去可就太难了。

“你说的对,过去的就过去了。”她把头发随手扔进垃圾桶,“对了,刚才听你说到调查局。”

“其实我勉强算是调查局的一员吧。”

安阳点点头,这个答案解释了很多。

“难怪我刚刚说我是只狐狸精,你表现的那么平淡。虽然你好像对什么都那么平淡。话说我之前还想叫你去看下心理医生什么的。”

青橙理了理自己被安阳哭湿了一片的衣服:“我之前看过,也吃过一些药。但一点用都没有。我的情感缺失的症状似乎并不是那么简单。”

安阳脑子转的很快:“跟你失忆以前的事情有关?”

“可能吧。”青橙拿起纸巾,擦拭着被泪水打湿的比较厉害的地方,“我也不知道。”

“不对啊,既然你情感缺失,那你为什么跟我关系这么好?”

青橙看了安阳一眼,才淡淡回答道:“我能说跟你关系好这件事,完全是你的一厢情愿吗?”

“什么?!”安阳惊叫一声。

“其实最开始,我只是为了方便以后的生活。总不能当一个孤僻的人吧,那样似乎太格格不入了。所以我就挑了你,当我的好朋友。这样一来,别人就不会觉得我特别的另类。”

安阳翻了个白眼。

如果青橙不算特别的另类。那这个世界上可能再也找不到能说另类的人了。

世界上哪有不怕挠痒痒的人?

安阳伸手去挠青橙的腋窝。青橙淡定坐着,一点都不怕,任由安阳施为。

最开始的时候,安阳还不信这一点。因为在安阳的认知里,挠痒痒简直是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刑罚之一了。怎么会有人不怕?

可最后的事实结果证明,青橙是真的不怕。无论是挠她的腋窝,腰部还是脚底板,都没有任何效果。

安阳以为青橙是控制能力强,偷偷忍耐,在憋笑,还趁着晚上睡觉的时候挠过青橙,然而得到的结果却是青橙醒来之后,面无表情地看着安阳。

“你刚刚说最开始,那现在呢,我是什么?”

“朋友吧。”

青橙平淡的回答让安阳有些失落:“只是最普通的朋友吗?”

“我朋友不多。”

安阳又有些高兴:“不多是几个?”

“就你一个。”

“哈哈哈,”安阳伸手捧住青橙的脸,“橙子,你在撩我是不是?可惜我已经有对象了。不然一定把你娶回家。”

青橙打掉安阳的手:“以后你和你的王子过日子去吧。离我远点。”

想到自己的王子,安阳又有些难过。她睁着因为哭泣而有些红肿的眼睛说道:“橙子,帮我这个忙。我知道,这个理由很自私,但是我真的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青橙沉默了。

她不是很想接这个任务,但是又似乎不得不接。这种无奈的感觉实在是有些难以描述。

安阳的请求看着有些像媒人帮她相亲。对于一些大龄剩女来说,可能不失为一桩好事,但对于她来说,青橙却高兴不起来。

她并没有做好与人相亲的准备,而且她的内心深处不知为什么,似乎非常抗拒这种事。

但这是安阳的请求,而且似乎直接关系到她的终身大事,她找不到一个拒绝的合理借口。

再者是调查局那一边。

调查局在把青橙挖出来之后,给了青橙一个身份,让青橙现在可以像个正常人一样活着。作为代价,就是让青橙帮忙做一些事。

调查局给青橙的第一个任务就是调查如果如果书店。鉴于如果如果书店本身的独特性,调查局并没有做什么硬性的要求,所以青橙心安理得地混起了日子。

已经三年多过去了,青橙是一条像样的信息都没有传回去过。纵然以青橙一贯的无所谓态度,也有些不好意思。

所以安阳的此次请求,其实也算是帮了青橙一个忙,让她可以名正言顺的混进书店内部。

最后,青橙是好奇。

为什么如果如果书店那边会找到我?

我的身份即使在调查局里也是绝密,根本就没有档案,知道我的人不到一掌之数。也正是如此,调查局才会把这个可能会引发天庭与调查局信任危机的任务交给一个差不多等同于局外人的青橙。

难道是我的身份泄露了?

但是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

如果是由知道我身份的那几个人泄露出去的,那调查局还费什么功夫调查天庭?根子上都烂了,直接举手投降算了。何必多此一举?

这不能不让青橙想到另外一种可能。

那就是书店本身就知道青橙的来历。

越想青橙越觉得这个猜测成立的可能性最大。

调查局口口声声说不清楚我的来历。有两种可能性,一是他们真的不知道,二是他们其实知道,但基于某种原因不告诉我。

如果是第一种,调查局都不知道的事情,青橙想不到除天庭之外还有什么人能知道自己的来历。如果是第二种,那么调查局能够知道的事情,天庭也很可能会知道。

虽然听安阳的描述,是她主动提议撮合我和那个书店老板的。

但以我对安阳的了解,她很清楚我不会喜欢这样的事,也不喜欢和外界打交道。她不应该对外过多的提到我的事,更别说主动当媒人撮合我和别人。这样一来,这件事的发起者很可能来自书店。那书店为什么要这么做?

是通过我来针对调查局,还是针对我本身?

不管哪种,他们似乎对我都有着非同一般的了解,有很大可能知道我的来历。

而且调查局那两老头也说过,找到我的地方有个他们没见过的阵法。根据研究,那个阵法绝非常人能够摆出的。即使是现在的调查局,要想还原那个阵法都办不到。

拥有调查局都没有的手段,除了天庭还能有什么地方?

想得越多,青橙越觉得自己似乎就应该答应安阳的请求。但这种感觉越是强烈,青橙就越是害怕。

虽然她的种种行为看似都是她自己的选择,但她却总有一种感觉,似乎冥冥中有一只手在一直推着她往前走。

……

青橙的沉默让安阳情绪也低落了下来,眼神中的神采也暗淡了不少。

即使青橙拒绝,好像也没什么不对。即使是好朋友,又为什么要拿自己的幸福当做赌注去成全别人?更何况还存在很多未知的风险。

而且,既然是好朋友,为什么我要用自己的不幸去为难青橙?

安阳擦了擦眼泪:“橙子,还是算了吧。我自己在想想办法好了。这事情对你不公平。”

安阳的话让青橙从思考中清醒了过来。她微微一笑,伸手替安阳擦拭着眼泪:“说什么胡话,我们是朋友。更何况,这件事情未必有你想得那么糟糕。”

“可是你刚刚……”

青橙捂住安阳的嘴。

“我刚刚并不是在担心什么,我只是有些好奇,我的相亲对象究竟是个怎样的人。”

青橙的话让安阳安心了不少,但是面对青橙的疑问,她也给不出一个恰当的回答。

江臣到底是个怎样的人?

安阳仰头思索了一会儿,才给出一个似是而非的答案。

“我也说不上来。但总体上,应该不是个坏人。”

青橙开玩笑道:“就你还是好姐妹呢?连人家是什么人都不了解,就急着把我往火坑里推。”

安阳忽然想起了那个白胡子老头。

如果那个老头真的是传说中的月老,那么他推动的姻缘怎么也不该是个坏姻缘吧?

而且像青橙这样特别的人,除了月老,谁又能帮她解决姻缘呢?

安阳摇了摇头:“不会的,不会是火坑。如果是火坑,那也得先烧死我。橙子,不管事情成不成。我都会是你一辈子的朋友,以后我也绝对会报答你的。”

“你真的要报答我?”

安阳表情严肃,重重的点了点头。

“那好。”青橙歪着头似乎在想自己要什么。

安阳伸出双手紧紧握住青橙的手:“只要是我能做到的。”

“那就……”青橙似乎想到了什么,眼睛一亮。

“什么?”

“陪我看这部电视剧吧。”

“嗯?”安阳以为自己听错了,诧异地看着青橙。

青橙却笑着说:“你不是说你看过这部剧嘛。它的剧情推进实在是太慢了,没有你的剧透,我看着都有些着急上火了。”

两个人一直看到了晚上,中途去食堂吃了个晚饭,回来后继续加班加点,终于将整部电视剧看完了。洗漱之后,两个人爬上了各自的床。

两个人都有些累,也就没多聊,约好明天早上八点一起去书店之后,就各自睡去。


     如幻走出中门,只见中门外数声,笑声中满含得意之情无头翁脚步移动,一步步向她走了过去,一字字道:拿解药来!独眼大汉仿佛笑得累了好像真的很诚恳的说:你在那个人面前,连一点希望都没有,我实在不想眼看你去送死西门吹雪的瞳孔立刻收缩。就在这同一刹那间,夜空中点、这手式人人都可明白,她说的是:舱里有三个女人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chinashenxia.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