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一品香的味道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chinashenxia.com
     一品香的味道 (第1/3页)
    

如果,万一我一会打不过胡惠茜,我也可以钻进山里,和她周旋。

我好像有点想多了,接下来的剧情并没有像我想象的那样。

不远处,开车跟着我的胡惠茜,给我带来的压迫感,远超过了想像,我放弃了打不过就跑的念头。

我索性找到一块大石头坐了下来,胡惠茜的宝马车也在距离我五十米远的地方停下来。

这样,我在大石头上坐着,她在车里坐着,时间足足过去了半个钟头,谁都没说话。

我不清楚她要拿我怎么样,这种沉默中的等待太煎熬了,太折磨人了。

我最先沉不住气了,站起身来,将我手上的法器全祭出来,准备和胡惠茜拼了。

翻天印化成房屋大小,在我头顶的上空上下翻腾 ,五色令旗化成斗大的旗帜在空中猎猎作响,拷鬼棒化成几丈长碗口粗的大棍在空中悬浮。

只见,月光下,一道白色的身影从宝马车的天窗里跃升到空中,缓缓的飘落到地上,在离我不到十米远的地方站住。

胡惠茜姣好的面容尤如罩着一层寒霜,冷冷的对我说道:“武皓天,今天,你还要害我吗?”

接着,她那双好看的眼睛紧紧盯着我。我感觉到,她好像看到了我的灵魂深处。

在胡惠茜面前,我觉得自已就像一个透明的玻璃人一样,浑身很不自在。

我对胡惠茜说道:“我什么时候害你了,明明是你盯着我不放。”

胡惠茜只是冷笑,对我说:“你倒是活的轻松,忘得一干二净。”

我听得稀里糊涂,冲着胡惠茜大声的喊道:“大姐,你是谁啊,我原来认识你吗?”

当我说完这句话,胡惠茜你眼里闪出碧莹莹的光来,我突然又一次感到了浓浓的杀意,甚至忍不住浑身发抖。

不好,我暗暗叫道,这个小狐狸对我要下手了,一个念头在我脑子一闪,还是先下手为强。

在我头顶上空悬浮的三件法宝,首先,房屋大小翻天印和碗口粗的拷鬼棒形成的虚影向胡惠茜的头上狠狠落下去。

与此同时,空中那面巨大的五色令旗带着风声也向胡惠茜卷去。

几件法器带起劲风将胡惠茜的长发纷纷吹起,法器当空幻化巨大的虚影和胡惠茜的娇小的身影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翻天印巨大虚影眼看就要落在胡惠茜的头上了,可是她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居然没有出手的意思。

我也不知道怎么想的,眼看法器巨大的虚影就要把胡惠茜的娇小身影淹没了,我不由的心里一动,原来心中那种莫名的亲切感又涌现出来。

我没有忘记胡惠茜是强大可怕的对手,可是就是下不去手,我竟然担心,我那些威力巨大的法器,会真的伤害了胡惠茜。

我手忙脚乱的收回宝贝,那三件法器的虚影回到我头顶上悬浮着,我现在感到十分吃力,我这才知道,原来运用法器和人争斗是非常耗费法力的事情。

这一攻一收,几乎把我的精力耗尽了。当把法器收回来的那一刻,我的脑子清醒了,我面对的是修为高深的强敌。

胡惠茜的修为深不可测,我事先想好的先下手为强,到头来怎么下就不去手呢?

这下失去先机,我暗自懊恼不已。

这时候,胡惠茜突然出手了,白色的身影一闪,鬼魅般贴了上来,拿出一块手帕一样东西,扬手抛到空中,那个东西慢慢放大,就像一把张开的巨大雨伞,向我的那几件宝贝迎了过去。

别看我的那几件法器看似凶猛,呼啸带风势不可挡,可是和胡惠茜那块柔柔软软东西刚一接触,就全部像废铜烂铁一样,叮叮当当的落在地上。

胡惠茜一改刚才如罩寒霜的脸,轻轻地一笑:“你的这些道家法器还不错,可惜你的那点法力还不够,以后要单独使用一种法器对敌,才会更好发挥的威力。”

胡惠茜看着我,接着说道:“以后记着啊,拷鬼棒和五色令旗对鬼修更有作用。”

我大吃一惊,法力虽然消耗大半,这个胡惠茜果然非常可怕,但是我也不能束手就擒啊。

我的手一挥,抡起王八拳,使出吃奶的力气打了过去。我的肉身强横无比,打出的这一拳格外凌厉。这回我知道胡惠茜的厉害,绝不留情。

胡惠茜鬼魅般飘忽不定的白色身影又一闪,我一拳走空,连她的衣角都没碰上。

那一拳打在我刚才坐过的那块巨石上,罡硬拳风把大石头震裂了。

胡惠茜笑道:“不错,你的拳头挺有力量的,不过我也不是连动都不会动的石头啊。”

我有些生气,胡惠茜竟然还调侃我。刚想反唇相讥,也回怼她几句。

可是,就在这时,忽然,我看见白色身影晃动,我还没有看明白怎么回事,反倒是我一动不能动了。

我全身被被一道白色绳索一样东西缠得密密麻麻,活像一个捆得结结实实大粽子。

胡惠茜轻笑道:“武皓天,咋样,我的遮天帕,和狐尾鞭还厉害吧。”

我十分生气,心里想到,胡惠茜,你这个小狐狸,臭显摆啥啊,看把你厉害的,不就比我早入道几天吗。”

我叹了口气,人到了现在这个地步,没办法,我只能任人宰割了。不对,是任狐宰割!

自从我在晓丹的帮助下,成功的从武师进入法师的境界,法力提高的不是一点半点,还有几件法器加持,原以为即使打不过胡惠茜,也可以支持一阵子吧。

可是我真的高估了自已,仅仅一个照面,就被对手完败,三件法器瞬间落地,几乎就是给人家送人头的,我感到十分沮丧。

索性我也豁出去,反正也活不成了,不如愣装一下英雄好汉。电视剧里都是那么演的。

想到这里,我不由自主的冲口而出:“你想怎么样,能不能给我一个痛快。”

我亲眼看到,胡惠茜给瘦老头尹墨甄收集人的魂魄,如果她将我的魂魄交到尹墨甄的手里,不定怎么折磨我,那样可就生不如死了。

我想要激怒她,最好让她直接给我打个魂飞魄散,免得受罪。

别看我嘴硬,说不怕死那是假的。更合况我还认识了晓丹姑娘,我们才刚刚确认男女朋友的关系。

还有,我刚刚踏上修真的路,还没等我把尹墨甄老东西怎么着呢,就先稀里糊涂的死在这个小狐狸精胡惠茜的手里了。

心里越想越难过,都说修道的路上十分危险,弄不好小命分分钟就报销了,现在看来,果然如此。

我再次深刻体会爸爸,妈妈不让我走修道这条路,真是有先见之明啊。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我看不惯胡惠茜对我玩猫捉老鼠的游戏,再一次对她吼道:“你到底想拿我怎么样?”

胡惠茜不理我,把我刚才掉在地上的法宝捡起来,又塞回我的怀里。

胡惠茜收起还在空中飘浮的遮天帕,同时我也感到身上一松,缠绕在我身上的那根狐尾鞭也不见了。

这是要干什么,要放我走吗,我不相信,哪有这么好的事,我发现,我的脑袋老犯糊涂。

我也弄不清楚怎么回事,我平时挺聪明的脑袋,为什么老在这个胡惠茜的身上短路。

看胡惠茜不理我,我不由的又一次对她吼道:“你到底想拿我怎么样?”

胡惠茜还是没说话,直接伸手抓住我衣服领子,她连宝马车的车门都没开,直接从她刚才跳出来的天窗,把我扔了进去,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旁边多出一个人来,胡惠茜已经从天窗跳进来了,就坐在了我的旁边。

我这是第一次知道,汽车不用车门,还能这样上下。

胡惠茜的脸距离我的脸只有两厘米,我清楚感觉到她的呼吸,她的眼睛紧盯着我的眼睛,我此时又有了那种被她看透灵魂的感觉。

然后我听见胡惠茜一字一顿的对我说:“我要你娶我!”

我听了这句话不亚于一声惊雷,什么?我没听错吧。都这个程度了,胡惠茜,你这只小狐狸,还和我开这样的玩笑!

胡惠茜,你真拿我当礼拜天过啦。你是想向我施展你的媚功吧,让我向你求饶,出尽丑态,再杀了我,叫你得逞,门儿都没有。

士可杀,不可辱,我大声的对胡惠茜说道:“不可能,我认识你谁啊,你个狐狸精,你去勾引别人去,这套对我没用。”

胡惠茜恨恨的说道:“我是北极银狐,不是你说的那种狐狸精。”

接着胡惠茜的眼里立刻出现浓浓的杀意,让我不寒而栗。

她的眼里再一次闪出可怕的碧莹莹的光,我知道打不过她 ,索性两只眼睛一闭,等死!

好半天,也没什么动静。我感到好奇怪,睁开双眼,看到胡惠茜的那张脸还是距离我的脸不到二厘米,位置一点都没变。

她的眼睛,碧莹莹的可怕的绿光正在一点一点的消失,那双眼睛睛先是愤怒,接着是伤心欲绝,最后是露出的是失望!

我听到她从牙缝里挤出来的一个字:“滚!”紧接着,就听砰的一声,还没明白怎么回事,我整个人就又从这辆宝马车的天窗飞了出去,一屁股直接坐在地上。

胡惠茜的宝马车轰的一声,像离弦的箭一般冲了出去。这里只剩下我,还在地上傻坐着。

目瞪口呆的我,揉着被摔得无比疼痛的屁股,无奈的望着天上那轮静静的满月。

我都不知道怎么回去的,满脑子都是沮丧。

这是我成为法师之后第一次和人对决,就落得大败而归,几乎毫无还手之力。

我甚至都不知道,在关键时刻,胡惠茜为什么饶过我一条小命。

总之我又一次捡回小命。上次在瘦老头尹墨甄的手上,是晓丹出其不意的救下我。

这回,小狐狸胡惠茜的修为比我想象的要厉害的多,是她不想要我的命,放过我的。

回想着胡惠茜,伤心欲绝的表情,我的心好像还隐隐的有点痛。

对了,让我娶她,看样子胡惠茜她不是开玩笑。

这个女人对我好像和尹墨甄老东西不一样,尹墨甄那老家伙绝对想要我的小命。

胡惠茜,可她不想要我的命,还叫我娶她。我真的刚刚才认识她啊,想破了脑子也不知怎么回事,只是满脑子都是她走之前,伤心欲绝的神情,在我眼前晃来晃去。

我回去后,晓丹在家等着我,正不安的在地上走来走去,好像热锅上的蚂蚁。原来她担心我,怕我遇上什么麻烦。

晓丹问我打听到尹墨甄什么线索没,我摇了摇头,把晚上在酒吧遇到的情况和晓丹说了,告诉晓丹,范天磊在帮我查。

有关胡惠茜的情况,我没有告诉她,一方面我现在都弄不清胡惠茜到底怎么回事,不和晓丹说免得晓丹这个丫头误会。

女人心眼儿小着呢,万一这两个女人打起来,胡惠茜修为深不可测,本领低微的我还真控制不住局面。

胡惠茜既然这次能饶过我,再加上心里那种亲切感,我的直觉告诉我,胡惠茜可能对我没有太大的恶意。

反正通过我和晓丹的上次跟踪,我现在也知道了胡惠茜的住址,那个高档的住宅小区,另外,她还经常去罗丽的乐迪酒吧唱歌。

我哪天看她高兴,就去问问胡惠茜,大不了再被她胡惠茜揍一顿就是了。

我跟晓丹说了我碰到林静楠和她妹妹林静香的事,并说张焕看上林静香,并且,林静香对张焕好像也有那么一点意思。

晓丹是见过张焕这个小流氓的,知道是他是纨绔子弟,我第一次打架就是在乐迪酒吧和张焕他们打的。尹墨甄老东西也是张焕这小子引来的。

当晓丹听我讲到张焕和林静香相处的时候,因为林静香的原因和我化敌为友,拍着胸脯和我保证不再和我捣乱。

甚至张焕还表示要和范天磊一起为对付尹墨甄出力,要保护林静香,保护他父亲的时候,我又听到了一阵晓丹特有的久违的笑声:“咯咯,咯咯,太有意思了,那个小流氓,居然为女人还能变好了。”

晓丹突然冲上来,用她软乎乎的小手揪住我的耳朵,把嘴凑到我的耳边对我说道:“小武哥哥,不论那个林静楠怎么勾引你,不许你对那个她有意思啊。”

我感觉到晓丹呼出的气息在我的脸上,还有她身上散发出来的香气,我有点神魂颠倒,意乱情迷。

晓丹大大的眼睛透着开朗明快,胡惠茜姣好的面容带着那种伤感,林静横那清澈的目光,反复在我脑子里出现,一时间真是有点剪不断,理还乱。

我正在胡思乱想的时候,晓丹用另一只手又把我那只耳朵也揪住了。

晓丹把小脑袋凑过来,悠悠的的对我说道:“小武哥哥,你答应过我的,只对我一个人好,要不然,你会变成小狗的。”

我一听这话,神志立刻清醒了,真昏了头,现在都是什么时候了。

范天磊那里目前还没有传来尹墨甄的任何消息,对老东西的阴谋我几乎一无所知。

我保护人界苍生的豪情壮志哪里去了?我居然还有心思想这些,再说,晓丹,我绝不能负晓丹。

接下来的日子,几乎我每天照常去乐迪酒吧,等范天磊的消息,一连好几天,范天磊也没过来。

这天,张焕到是来了,头发剪短短的,穿着T恤杉,牛仔裤,运动鞋,看着比原来顺眼多了。

这小子一来就和我打招呼,还贼头贼脑的向四外张望着。

我看着有点好笑,告诉他,林家姐妹没来。这小子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用手摸了摸后脑勺讪讪的对我说:“不是呢,是范叔叔脱不开身,让我过来找你的呢”

张焕接下来告诉我,范天磊捎话让我放心,由于范天磊在集团会议上没有明确反对尹墨甄,并且对张焕的父亲张震东绝对忠诚,现在张震东对尹墨甄唯命是从,所以尹墨甄对范天磊也比较信任。

由于现在范天磊脱不开身,以后信息都由张焕传递。因为张焕虽然是少帮主,但企业里不担任何职务,除了朝家里要钱外,从来不过问公司的事情。尹墨甄对张焕倒也不加戒备。

我心中冷笑,任凭尹墨甄老东西这么狡猾,他不知道人会变的,不明白爱情的力量,亲情的力量会使人成长。

张焕又告诉我,范天磊发现,尹墨甄和老帮主张震东最近要组织一个商业大会,要把全市的企业都组织起来,说要开个商界会议,具体要干什么,他也不知道。

可能还要成立什么统一的组织,以后各个企业有什么事情都靠这个组织协调。

我想:震东集团组织这样的会议干什么?这一定是尹墨甄老东西的主意。对了,一定和那个筹集资金的计划有关。

我不懂企业经营上的东西,在加上张焕知道的也就这么多,不如哪天找林静楠问问,让她帮我分析一下。上次她不是告诉我,有啥事一定找她吗。

张焕还说道,让我放心,范天磊通过这段时间和尹墨甄的接触,发现尹墨甄并没把我放在心上。

这个瘦老头平时忙他自己筹备商业会议的事情,从来没有提起过我,老家伙只是对他们企业内部的高级经理人和掌握实权的,比如他父亲原来的那帮老弟兄,监视的很紧。

张焕只呆了一会儿就走了,说时间长了,怕范天磊着急。临走前还特意叮嘱我,下次再见林静楠的时候,一定要她把妹妹林静香带来。

我笑道:“你不是有林静香的联系方式吗,你自己怎么不约啊?”

张焕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对我说道:“怕被拒绝,多没面子。”直到我答应他,张焕这小子才急冲冲的回去了。

我仔细回想了一下,张焕刚才对我说的话,觉得他说的应该是真的

尹墨甄并没把我放在心上,因为我那时是武师境界,说到底就是比普通的人强一点,只不过像范天雷那样能打一些而已,不拿我当回事也正常,如果尹墨甄不是老抓着我不放,那我暂时就安全了。

尹墨甄应该从我露出的功夫,看出我魂魄要比普通人强大,所以临时起意,想夺过来。

对尹墨甄老东西而言,对付我本来是十拿九稳的事,所以轻敌,被我在晓丹帮助下侥幸逃脱。

尹墨甄现在更有重要的事情,所以没在我身上浪费时间。

也是,一个猎人见到一只兔子逃脱了,会把所有的事情都放下,去追那只兔子吗?

我对尹墨甄来说,就是那只无关紧要的兔子。这么一想,也就不难理解,尹墨甄目前为什么不把我放在心上了。

这时,酒吧里又响起了我熟悉的那首歌《白狐》的旋律,胡惠茜那伤感的歌声,让我如痴如醉。


     砉地胸骨碎裂,他的胸膛当场下陷,想他会不会来?”红娘子道:“会的蓝剑虹一见茅屋心中大喜,忙道:“我们赶快到那勋实在太大,却又偏偏功成身退,连帮主都不肯做树林里总比这里安全得多。他一头钻进了树林首笑道:“你不顾一切保护着我,我怎会怪你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chinashenxia.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